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ng6777777的博客

法律是基本的道德,道德是最高的法律

 
 
 

日志

 
 

马克思恩格斯的人格形象与中国共产党人优秀品性培养  

2013-10-16 01:4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雷骥  


马克思和恩格斯是世界共产党的伟大创始人,马克思主义学说是由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创造的。他们在为世界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谋幸福的伟大一生中,创造了人类友谊史上无以伦比的联盟,留下了光照千秋的道德人格和伟大形象,这对我们加强中国共产党人优秀品性的培养,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马克思和恩格斯:旷日的友谊,无双的联盟
  马克思主义的创立离不开马克思和恩格斯为人类解放的共同事业而结成的崇高友谊和伟大献身精神。这是他们创立马克思主义学说的重要基础。
  1844年,恩格斯在巴黎与马克思第二次会晤。此时,恩格斯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给马克思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1],这次历史性会晤造就了马克思、恩格斯撼动寰宇的“二人转”。从此,他们在理论创作和革命实践的几十年合作中,“实现了古代诗人所描绘的那种理想的友谊”[2],为我们留下了关于友谊的千古绝唱!这种崇高的友谊是与双方的优秀道德人格分不开的,表现在:
  第一,这种友谊与合作不仅没有妨碍双方各自独特的个性和不同的经历,而且在共同事业中双方相互补充,取长补短。正如梅林所说:“他们的思想和创作越是交织在一起,他们各自的个性就越是完整。”[3]他们总是更多地看到对方的优点,包容对方的缺点,达到彼此互补。
  第二,这种友谊与合作建立在双方互相学习,互相欣赏,各自摆正自己位置的基础之上。恩格斯总是承认马克思的天才高过自己,并且认为在他们共同的事业中他自己不过是第二提琴手。但是他绝不仅仅是马克思的解释者和助手,而是一个与马克思的才能不同然而旗鼓相当的独立的合作者。马克思曾经写道:“你知道,首先,我对一切事物的理解是迟缓的;其次,我总是踏着你的脚印走。”[4]马克思不断称赞恩格斯的博学,称赞他思想灵敏,能毫不费力地从一个题目转到另一个题目,而恩格斯则赞扬马克思的分析和综合能力。[5]
  第三,这种友谊与合作还体现在双方合理分工、默契配合上。为了让马克思专心研究经济学,从资本主义全过程去揭示其运动发展的特殊规律和撰写《资本论》这一历史巨著,恩格斯几乎把当时无产阶级解放斗争所提出的各项重要任务全部承担下来,并在语言学、军事学和自然辩证法三个领域,为丰富马克思主义理论宝库作出了突出贡献。另外,在他们分离的20年中几乎每日都通过信件来交流思想,交换学术观点。他们来往的书信,保存下来的约有1600封。
  第四,这种友谊与合作还表现在为了共同事业不惜作出个人牺牲。梅林指出,马克思在生活中的胜利不仅应归功于他自己的巨大能力,而且也离不开恩格斯的无私帮助。长期处于贫病交加状况下的马克思,如果没有恩格斯在经济上的几十年如一日的无私援助,其研究创作和革命活动是难以坚持下去的。而马克思对于恩格斯在经济上和学术上的自我牺牲,是以加倍的努力、不惜牺牲生命为代价来回报的。梅林高度评价说,像这样的友谊,是史无前例的。[6]
  第五,马克思、恩格斯之间的深切关怀是这种友谊和合作长久不衰的一个重要原因。他们时时刻刻都想着对方,不分彼此。保尔·拉法格在回忆马克思时也谈到马克思与恩格斯的友谊。他说:他们所有的一切,无论是金钱或是学问,都是不分彼此的。[7]当我们回忆恩格斯的时候,就不能不同时想起马克思;同样,当我们回忆马克思的时候也不能不想起恩格斯。他们两人的生活联系得如此紧密,简直是分不开的,“他俩的名字在德国长时期联在一起,他们的名字将永远记载在史册上”[8]。
  二、马克思的道德人格与学人风范
  马克思的一生是人们生活的教科书,他的光辉形象教人如何生活、如何奋斗,犹如春风给人以滋润,激励我们向更高的精神境界攀登。他不仅在人生理想、社会抱负、革命生涯和理论创造中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而且在日常生活中,在家庭、婚姻、子女教育等方面,同样为共产党人树立了光辉榜样,堪称“万世师表”。
  (一)“自我完美”与“社会完美”的统一——青年马克思的择业观
  1835年8月,马克思在中学毕业考试中的一篇论文《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中首次提出:“在选择职业时,我们应该遵循的主要指针是人类的幸福和我们自身的完美。不应认为,这两种利益是敌对的,互相冲突的,一种利益必须消灭另一种的;人类的天性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们只有为同时代人的完美、为他们的幸福而工作,才能使自己也达到完美。”[9]由此可见,青年马克思在选择职业时,将人类完美(实现最美好的社会)与自己完美(自由全面发展)有机地统一起来,把为全人类谋幸福当作自己的终生职业。
  (二)“终生赤贫者”与“职业革命家”——马克思不屈的意志品格
  马克思的个性特点中最明显的特点是“永不屈服的品格”,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作为“终生赤贫者”,马克思一向生活困难,但他从未向困难低头,从未因此而放弃革命理论的创作工作。我们可以从马克思的家书中看到其贫困生活的一面。1850年10月底,在马克思一家正是困难时,马克思写信给法兰克福的魏德迈,请他赎出并且卖掉典当在那里的银器;只有属于小燕妮的一套儿童餐具一定要保留下来。他写道:“现在我的处境是,无论如何要弄到钱,以便能继续工作。”[10]1851年8月,马克思又写信给魏德迈说:“你当然了解,我目前的境况很凄惨。如果这种状况长久继续下去,我的妻子会送命的。”[11]在最艰难困苦的日子里,马克思还经常因衣服被送进了当铺而出不了门,因肉铺不肯赊账而吃不上肉。[12]贫困是造成马克思的儿女死亡的根本原因。燕妮共生育七个儿女,其中三男一女因贫困而死去。其中,1852年复活节小费兰希斯卡病死好久,马克思一家因买不起小棺材而不得不将她一直放在家里,直到燕妮从一个法国流亡者那里讨来两英镑后才将她安葬。
  生活的打击没有使马克思屈服,他告诉恩格斯说,是他们共同的伟大事业使他重新振作起来。马克思对待各种不幸的坚忍不拔和自我牺牲精神,是令人敬佩的。“他的钢铁般的意志使他再接再厉,力量无穷,他那由于非普通人所能忍受的、长期的艰苦工作以及多年贫困所造成的极坏的健康状况,从未动摇过他的意志,或者迫使他放下工作。”[13]
  二是作为一个“职业革命家”,马克思的一生是充满英勇斗争的一生。从一开始投入革命斗争,他就表现出勇敢坚定的战斗精神,从来没有向敌人屈服过。他有句名言:不惧神威,不畏闪电,也不怕天空的惊雷……[14]在大革命失败后的年代里,各国反动政府都在驱逐马克思,各反动党派和政治上的敌人都在围攻和诽谤他,而流亡的艰难生活又时时煎熬着他,可他依然充满革命乐观精神,坚持不懈地从事革命工作和斗争,创造和宣传革命理论,教育和训练无产阶级去迎接新的战斗。可以说,马克思的一生不仅是在贫困中,而且是在斗争中度过的。恩格斯在评价马克思时说:“很少有人像他那样满腔热情、坚韧不拔和卓有成效地进行斗争。”[15]
  (三)伟大的恋人,革命的伴侣——马克思的爱情生活和家教风格
  马克思与燕妮的爱情是人类最伟大爱情的卓越典范。人类历史上,没有几个人能像马克思和燕妮那样,将人类最美好的感情演绎得如此完美无暇,挚诚至深。
  贵族家庭出生的燕妮跟马克思生活的一生,充满了无尽的苦难。但她从未抱怨过,相反,作为马克思的生活秘书和革命助手,她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来照顾丈夫的生活,协助他的工作,分担他的苦痛。燕妮不仅是马克思、恩格斯革命斗争中的战友,而且在科学理论工作中也是他们的战友。她是马克思著作的第一个评论者和他的忠实助手。女儿爱琳娜说:“我毫不夸大地说,如果没有燕妮·冯·威斯特华伦,卡尔·马克思永远不会成为当代的马克思。[16]从来还没有像这两位天才的人这样,一生中紧密相连,互相支持。”这是她对父母崇高爱情的深刻总结。
  马克思的家庭是革命的家庭,他对女儿们的家教既严格又科学。对待儿女的爱情,马克思是较传统的,要求女儿们要有英国女孩子那种淑女气质,不可太张扬。当保尔·拉法格爱上了马克思的二女儿劳拉,马克思觉得这个青年人的情感不够理智时,就立即写信向他发出劝告:“在我看来,真正的爱情是表现在恋人对他的偶像采取含蓄、谦恭甚至羞涩的态度,而绝不是表现在随意流露热情和过早的亲昵。……如果说您在同她接近时不能以适合于伦敦习惯的方式表示爱情,那么您就必须保持一段距离来谈爱情。”[17]
  (四)勤奋博学、严谨深邃——马克思的学术品格和学人风格
  马克思、恩格斯的学术品格和学人风格永远是我们当代学者学习的典范,这里我们只谈一下马克思的学人品格,其实这些学人品格,恩格斯做得并不比马克思差,有的学者干脆把他们俩的学术学人品格放在一块来研究。[18]
  第一,勤奋严谨。马克思的勤奋是世人共知的。他从上大学时起就广泛涉猎几乎所有学科领域,流亡伦敦后,经常一大早就到大英博物馆看书学习、查阅资料,直到晚上关门才回来,晚上又在家里彻夜写作。他如饥似渴地学习和工作,几十年后终于达到了同时代人的最高水平,连他的敌人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博学多才。马克思对待科研的严谨精神几近苛刻。恩格斯在马克思逝世后出版的《资本论》第二卷序言中惊叹:“只要列举一下马克思为第二卷留下的亲笔材料,就可以证明,马克思在公布他的经济学方面的伟大发现以前,是以多么无比认真的态度,以多么严格的自我批评精神,力求使这些伟大发现达到最完善的程度。”[19]
  第二,崇实求真。马克思一贯反对为学术而搞学术,反对空谈,坚持理论研究服务于革命实践。他说:“科学绝不是一种自私自利的享乐。有幸能够致力于科学研究的人,首先应该拿自己的学识为人类服务。”[20]拉法格指出:“他所引证的任何一件事实或任何一个数字都是得到最有威信的人士的证实的。他从不满足于第二手材料,总要找原著核对,不管这样做有多麻烦。即令是为了证实一个不重要的事实,他也要特意到英国博物馆去查阅书籍。反对马克思的人从来也不能证明他有一点疏忽,不能指出他的论证是建立在经不起严格考核的事实上的。”[21]

三、恩格斯的道德人格及其对马克思主义学说的贡献
  恩格斯是一个具有崇高的道德人格和不朽的五彩光环的伟大人物。
  (一)最富有自我牺牲精神
  众所周知,恩格斯是最富有自我牺牲精神的,正是这种自我牺牲最终成就了马克思的伟大事业。这种牺牲精神主要表现在:
  第一,自愿从事“令人讨厌”的商业活动,从经济上资助马克思及其家人。梅林说:“从他(指恩格斯)移居曼彻斯特的第一天起,他就开始帮助马克思,而以后从来没有厌倦过。”[22]“为了给一个他认为比自己高明的人创造科学研究的条件而不得不干商业这份苦差事”,所以,他在这些自己喜欢的领域也未能完成自己的研究。恩格斯宁可留在父亲的公司里当一名职员,而没有到伦敦去办通讯社,正是因为当时马克思的经济状况很困难,他想等这些情况好转以后再说——他没有打算干那“该死的商务”。[23]
  第二,为了马克思能够潜心研究经济、撰写《资本论》,恩格斯几乎把当时无产阶级解放斗争所提出的各项现实的重要任务都全面承担起来。恩格斯为马克思所作出的牺牲首先是上述第一点,然而,梅林进一步指出:“但是这比起恩格斯所作的最大的牺牲来,还算不了什么。这个最大的牺牲就是,他放弃了他那无比巨大的才能和优异的天赋可能使他在学术上达到的建树。”[24]恩格斯深入地研究自然科学和自然辩证法,从哲学高度为自然科学的发展开辟了道路。
  第三,恩格斯的无私奉献、自我牺牲精神还表现在为了马克思的未竟事业,不顾年迈的身躯,呕心沥血,忍辱负重,辛苦十余年,整理出版亡友遗著(特别是《资本论》的第二卷和第三卷)。这也是恩格斯在马克思去世后所做的四大部分工作中的首要工作。列宁在《弗·恩格斯》一文中说:“奥地利社会民主党人阿德勒说得很对:恩格斯出版《资本论》第二卷和第三卷,就是替他的天才朋友建立了一座庄严宏伟的纪念碑,无意中也把自己的名字不可磨灭地铭刻在上面了。的确,这两卷《资本论》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两人的著作。”[25]
  (二)谦虚的人格,博大的胸襟
  众所周知,作为马克思主义学说的重要创始人,恩格斯不只是马克思的“影子”。他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构建、自然观、科学观、军事观等方面都有自己独到的创见。但恩格斯是一个没有丝毫私心的人,从来不与马克思争名份。相反,他特别注意维护马克思在工人运动中的领袖地位和马克思学说的权威地位。
  第一,恩格斯总是以谦让的姿态高度颂扬马克思,有意树立朋友的旗帜,不谈自己的功劳,不与马克思争功名。他曾经在书信、集会演讲和论文中,利用各种机会多次高度评价马克思、颂扬马克思和宣传马克思。他在马克思葬礼上发表的著名演讲中,针对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这两大发现指出: “一生能有这样两个发现,该是很够了。即使只能作出一个这样的发现,也已经是幸福的了。但是马克思在他所研究的每一个领域,甚至在数学领域,都有独到的发现,这样的领域是很多的,而且其中任何一个领域他都不是浅尝辄止。”[26]另外,恩格斯总是把马克思当作第一小提琴手,而把自己仅仅看作是处于陪衬地位的第二小提琴手。他曾经说过:“我一生所做的是我被指定做的事,就是拉第二小提琴,而且我想我做得还不错。我高兴我有像马克思这样出色的第一小提琴手。……我们之中没有一个人像马克思那样高瞻远瞩,在应当迅速行动的时刻,他总是作出正确的决定,并立即切中要害。”[27]恩格斯在1883年6月28日写的《共产党宣言》德文版序言中指出:贯穿《宣言》的基本思想完全是属于马克思一个人的。[28]他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谈到:“从黑格尔学派的解体过程中还产生了另一个派别,唯一的真正结出果实的派别。这个派别主要是同马克思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的。”他在上述这句话的后面加了一个注解,解释自己的理论为什么只用马克思一人的名字来命名。他说:“我不否认,我和马克思共同工作40年,在这以前和这个期间,我在一定程度上独立地参加了这一理论的创立,特别是对这一理论的阐发。但是,绝大部分基本指导思想(特别在经济和历史领域内)尤其是对这些指导思想的最后的明确的表述,都是属于马克思的。我所提供的,马克思没有我也能够做到,至多有几个专门的领域除外。至于马克思所做到的,我却做不到。马克思比我们大家都站得高些,看得远些,观察得多些和快些。马克思是天才,我们至多是能手。没有马克思,我们的理论远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所以,这个理论用他的名字命名是理所当然的。”[29]
  第二,恩格斯在任何情况下,始终都能保持一种淡泊名利、谦逊和让的态度。在马克思逝世后的十年中,他在国际工人运动中居于领导地位,无可争辩地成为这个运动的第一提琴手。就在这时,他也并没有一种迟来的满足之感。相反,他认为,人们所给予他的巨大荣誉,是他当之有愧的。例如,恩格斯曾经在给弗·梅林的信中指出,梅林的《论历史唯物主义》一文对他的评价太高了,这让他因为沾了马克思的光而有点羞愧不安,“如果说我有什么异议,那就是您加在我身上的功绩大于应该属于我的,即使我把我经过一定时间也许会独立发现的一切都计算在内也是如此,但是这一切都已经由眼光更锐利、眼界更开阔的马克思早得多地发现了”。[30]
  第三,恩格斯对待颂扬和荣耀始终能够保持谦逊的态度。恩格斯在回答朋友们祝贺他生日的复信中,把各国社会主义者给他的荣誉归功于马克思。例如,1890年12月5日,他在给法国党领导人瓦扬的复信中说道:“我收到了各国社会主义者的大批贺信。由于我比别人活得长,命运要我享受我已故的同辈人,主要是马克思的工作所得的荣誉。请您相信,对于这一点以及这一荣誉中属于我个人的微小的一部分,我不抱非分的想法。”[31]1890年12月初,马克思的女儿爱琳娜写的《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在《社会民主党人月刊》上发表之后,恩格斯就批评“过分地颂扬”了他。[32]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光辉形象和伟大人格都是值得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学习和借鉴的,它对塑造共产党人的形象、培育共产党人的人格、保持共产党人的先进性尤其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注释:
  [1] 刘凤舞《恩格斯传》解放军出版社1989年版第562页。
  [2][5][7][8] 保尔·拉法格《回忆马克思恩格斯》人民出版社1973年版第18页,第26页,第27页,第18页。
  [3][4][6][10][11][22][23][24] 梅林《马克思传》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第293页,第303页,第300页,第272页,第272—273页,第293页,第296页,第330页。
  [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0卷第7页。
  [12]《马克思恩格斯通信集》第1卷三联书店1957年版第368页。
  [13] 转引自[德]H.E.西格里斯特《为人类工作——马克思生活记述》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71页。
  [14] 马克思《博士论文》人民出版社1962年版第48页。
  [15][26]《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777页,第776页。
  [16][17][苏]彼切尔尼可娃《爱的启蒙》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21—22页,第3页。
  [18]周世兴《论马克思恩格斯的学术品格》,载于《河西学院学报》2003年第4期。
  [1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4卷第4页。
  [20][21] 转引自《摩尔和将军——回忆马克思恩格斯》人民出版社1973年版第88页,第100页。
  [25]《列宁选集》第3版第3卷第95页。
  [27][29][30]《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667页,第242页,第725页。
  [2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1卷第252页。
(作者单位:洛阳师范学院马列部)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