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ang6777777的博客

法律是基本的道德,道德是最高的法律

 
 
 

日志

 
 

《小园赋》  

2016-12-15 16:39: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园赋》是南北朝著名诗人庾信晚年羁留北周、思念故国时所作的一首抒情小赋。该赋通过对所居住的小园景物的描写,抒发了作者故国之思和身世之悲。

全篇触景生情,移情入景,情景交融,物我一体;并且用典和白描紧密结合,颇见匠心。

基本信息

  • 作品名称

    小园赋

  • 创作年代

    南北朝

 
  • 文学体裁

  • 作者

    庾信

《小园赋》是南北朝著名诗人庾信晚年羁留北周、思念故国时所作的一首抒情小赋。该赋通过对所居住的小园景物的描写,抒发了作者故国之思和身世之悲。

全篇触景生情,移情入景,情景交融,物我一体;并且用典和白描紧密结合,颇见匠心。

折叠编辑本段作品原文

若夫一枝之上,巢父得安巢之所;一壶之中,壶公有容身之地。况乎管宁藜床,虽穿而可座;嵇康锻灶,既暖而堪眠。岂必连闼洞房,南阳樊重之第;赤墀青锁,西汉王根之宅。余有数亩敝庐,寂寞人外,聊以拟伏腊,聊以避风霜。虽复晏婴近市,不求朝夕之利;潘岳面城,且适闲居之乐。况乃黄鹤戒露,非有意于轮轩;爰居避风,本无情于钟鼓。陆机则兄弟同居,韩康则舅甥不别,蜗角蚊睫,又足相容者也。

尔乃窟室徘徊,聊同凿坯。桐间露落,柳下风来。琴号珠柱,书名玉杯。有棠梨而无馆,足酸枣而非台。犹得敧侧八九丈,纵横数十步,榆柳两三行,梨桃百余树。拔蒙密兮见窗,行敧斜兮得路。蝉有翳兮不惊,雉无罗兮何惧!草树混淆,枝格相交。山为篑覆,地有堂坳。藏狸并窟,乳鹊重巢。连珠细菌,长柄寒匏。可以疗饥,可以栖迟,崎岖兮狭室,穿漏兮茅茨。檐直倚而妨帽,户平行而碍眉。坐帐无鹤,支床有龟。鸟多闲暇,花随四时。心则历陵枯木,发则睢阳乱丝。非夏日而可畏,异秋天而可悲。

一寸二寸之鱼,三竿两竿之竹。云气荫于丛蓍,金精养于秋菊。枣酸梨酢,桃榹李薁。落叶半床,狂花满屋。名为野人之家,是谓愚公之谷。试偃息于茂林,乃久羡于抽簪。虽有门而长闭,实无水而恒沉。三春负锄相识,五月披裘见寻。问葛洪之药性,访京房之卜林。草无忘忧之意,花无长乐之心。鸟何事而逐酒?鱼何情而听琴?

加以寒暑异令,乖违德性。崔骃以不乐损年,吴质以长愁养病。镇宅神以薶石,厌山精而照镜。屡动庄舄之吟,几行魏颗之命。薄晚闲闺,老幼相携;蓬头王霸之子,椎髻梁鸿之妻。燋麦两瓮,寒菜一畦。风骚骚而树急,天惨惨而云低。聚空仓而雀噪,惊懒妇而蝉嘶。

昔草滥于吹嘘,籍文言之庆余。门有通德,家承赐书。或陪玄武之观,时参凤凰之墟。观受厘于宣室,赋长杨于直庐。

遂乃山崩川竭,冰碎瓦裂,大盗潜移,长离永灭。摧直辔于三危,碎平途于九折。荆轲有寒水之悲,苏武有秋风之别。关山则风月凄怆,陇水则肝肠断绝。龟言此地之寒,鹤讶今年之雪。百龄兮倏忽,光华兮已晚。不雪雁门之踦,先念鸿陆之远。非淮海兮可变,非金丹兮能转。不暴骨于龙门,终低头于马坂。谅天造兮昧昧,嗟生民兮浑浑。

折叠编辑本段注释译文

折叠词句注释

1.若夫:发语词。

2.巢父:传说时的隐者,以树为巢,所以当时人称他为巢父。一说巢父即许由,夏常居巢,尧让之以天下,不受。皇甫谧(mì)《高士传》:"巢父者,尧时隐人也,山居不荣世利,年老以树为巢而寝其上。"

3.壶公:传说汉时有一老翁,在市上卖药,于门前悬挂一壶,药卖完了,就跳进壶中,后人称他为壶公。一说壶公姓谢名元,东汉时道士,以卖药为生。葛洪《神仙传》:"壶公常悬一壶空屋上,日入之后,公跳入壶中,人莫能见。"

4.况乎:又如。

5.管宁:(158年-241年)字幼安,东汉末年人,操守严肃,因常坐一木榻上,积五十年,榻上膝盖所触都成了洞孔。藜(lí)床:指用藜草铺床,一说藜木坐榻。《三国志·魏书·管宁传》注引《高士传》:"管宁自越海及归,常坐一木榻,积五十余年,未尝箕股,其榻上当膝处皆穿。"

6.嵇康:(224年-263年)字叔夜,三国曹魏时著名思想家、文学家,爱好锻铁。锻灶:打铁用的炉灶。《晋书》本传:"(嵇康)性绝巧而好锻。宅中有一柳树甚茂,乃激水圜之,每夏月,居其下以锻。"

7.连闼(tà)洞房:房间相通连,门户一个连着一个。闼,门。洞,通。

8.樊重之第:南阳人樊重东汉光武帝的舅舅,富有田产,并善于经商,家里建造房屋,都是重堂高阁。见《后汉书·樊宏传》。

9.赤墀(chí)青锁:房屋前的阶墀,涂以赤色,窗户的格眼(锁),涂以青色,都是奢侈的装饰。墀,台阶。

10.王根:汉元帝皇后王政君亲族,汉成帝所封五侯之一。《汉书·元后传》载:"曲阳侯王根骄奢僭上,赤墀青锁。"

11.敝庐:破旧的屋子。

12.人外:人镜之外,形容偏僻。

13.拟伏腊:可以用来举行伏祭、腊祭。伏,夏日的伏天;腊,年末的腊月。这都是古代举行祭祀的时节。古人常于伏、腊闭门不出,聚家人宴饮。拟伏腊与下文"避风霜"相对照,都是闭门不出,聊且休息的意思。

14.晏婴近市:晏婴,春秋齐国大夫,齐景公因为晏婴的住宅靠近街市,狭窄而且低湿,要给他换个好地方,晏婴婉言辞谢说:"小人近市,朝夕得所求,小人之利也。"此处反其意而用之,说敝庐虽靠近市场,但不求早晚的利益。

15.潘岳面城:晋代诗人潘岳作《闲居赋》:"退而闲居于洛之汜,陪京泝伊,面郊后市。"面,面向。这里也反说,自己虽然也面城而居,但心情闲适,不想潘岳那样牢骚满腹。

16.黄鹤戒露:传说鹤性警觉,闻露水滴落之声即高鸣相警。

17.轮轩:春秋时卫懿公好鹤,给鹤乘坐轩车。轩:高车。这里作者用轮轩比喻富贵的生活,说自己无意于此。

18.爰(yuán)居避风:爰居,海鸟名,形似凤凰。《国语·鲁语》记载"春秋时,有爰居飞到鲁国东门之外,臧文仲使人祭它,展禽说:这是海边有灾的迹象,爰居鸟为了避灾飞到这里来。"又,《庄子·至乐》记载,海鸟飞到鲁国郊外,鲁侯奏九韶之乐去迎它。

19.钟鼓:祭祀所用的乐器,这里指祭祀时的音乐。以上四句是说,作者自己只愿保身避祸,无心于荣华富贵。

20.陆机则兄弟同居:陆机,字士衡;其弟陆云,字士龙,二人俱有才名,都是西晋文学家。《世说新语·赏誉》记载,吴亡后,他们在洛阳同住三间瓦房,陆机住西头,陆云住东头。古人讲求父母、兄弟不同宅,陆机、陆云同住,被认为不体面。

21.韩康则舅甥不别:韩康,晋韩伯,字康伯,其舅殷浩很欣赏他,殷浩北伐失败,被废为庶人,徙于东阳,韩康伯也到了东阳,所谓"舅甥不别"即此。

22.蜗角蚊睫:《庄子·则阳》说,有两个小国,一个在蜗牛的左角上,一个在蜗牛的右角上,时相争地而战,伏尸数万。《晏子春秋·》说,东海有虫,结巢在蚊睫的上边,生了两次小虫才飞走,蚊虫竟自不知道。这里都是形容小园之小。

23.窟室:本指掘地为室,此处指垒土坯为屋。

24.凿坯:凿开土墙。《淮南子·齐俗训》:"颜阖,鲁君欲相之而不肯,使人以币先焉,凿坯而匿之。"这里"凿坯"比喻隐遁。

25.珠柱:琴名,以珠作为支弦琴柱。

26. 玉杯:书篇名,汉董仲舒撰,收入《春秋繁露》。《汉书·董仲舒传》:董仲舒说"《春秋》事得失,《玉杯》《蕃露》《清明》《竹林》之属数十篇,十余万言"。

27.有棠梨而无馆:汉代甘泉宫外有棠梨,但没有台馆建筑。棠梨,果木名,又汉甘泉宫中馆名,参见《三辅黄图》。

28.足酸枣而非台:《水经注·济水注》载:酸枣县(今河南延津县北)城西有酸枣寺,寺外有韩王望气台。以上两句小园中虽有棠梨酸枣,而没有台馆建筑。

29.敧(qī)侧:偏在一边,倾斜。指小园地形不正。

30.蒙密:指树叶茂密。

31.敧(qī)斜:指道路弯曲倾斜。

32.蝉有翳(yì)兮不惊:蝉有树叶可以隐蔽,所以不必惊怕。翳,荫蔽。《庄子·山木》:"蝉方得美荫而忘其身。"这里是反用其意。

33.罗:捕鸟兽的网。《诗经·王风·兔爰》:"雉离(罹)于罗。"以上两句是说,在小园中可以自由来往,用不着惊惧。

34.混淆:混杂在一起。

35.枝格相交:树木的枝条相交叉。格,树的长枝。以上两句是说,园中草树,任凭其生长,不加修葺。

36.山为篑(kuì)覆,地有堂坳(ào):山是一篑土倾倒而成的(极言其小);地上有低洼水池。篑,盛土的筐子。堂坳,堂前可容水的低陷处。《庄子·逍遥游》:"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

37.藏狸并窟,乳鹊重巢:是说园狭小,野猫相连作窟,鹊重叠筑巢。藏狸,野猫。乳鹊,哺育幼鸟的鹊。

38.连珠细菌,长柄寒匏(páo):也是说园狭小,菌的生长只能紧密如连珠,葫芦无地可容,只能长出长柄。菌,一作"茵"。匏,葫芦。

39.疗饥:止饿。栖迟:栖息。《诗经·陈风·衡门》:"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泌之洋洋,可以乐饥。"作者用以自比,以示不过分追求饱暖舒适的生活。

40.崎岖:这里形容空间局促。

41.穿漏:屋顶漏雨。

42.茅茨(cí):用茅草覆盖屋顶,这里之茅草屋。

43.檐直倚而妨帽,户平行而碍眉:房檐很低,站在下面就耀碰着帽子;门很矮,平行进入脚要触着眉毛。

44.坐帐无鹤:《神仙传》:三国时吴人介象,死于武昌,归葬建业(今南京),死后有白鹤来集座上。这里作者说自己恐怕不能像介象一样归于梁首都建业。

45.支床有龟:《史记·龟策列传》:"南方老人用龟支床足,行二十余岁,老人死,移床,龟尚生不死。"这里作者说自己久住长安,像龟支床,终老不能移动。

46.历陵:县名,汉属豫章郡,今江西九江市东。枯木:枯萎的树。应劭《汉官仪》:"豫章郡树生庭中,故以名郡矣。此树尝中枯,逮晋永嘉中,一旦更茂,丰蔚如初。"这里作者自比心如枯木。

47.睢阳:宋国地名,墨子故乡。乱丝:头发蓬白,像团乱丝。《吕氏春秋》载:墨翟(dí)尝见染素丝的人而叹息。这句是说作者因忧愁而发白如素丝。

48.非夏日而可畏:《左传·文公七年》:"贾季曰:赵盾夏日之日也。"杜预注:"冬日可爱,夏日可畏。"夏日:夏天的赤日。

49.异秋天而可悲:宋玉九辩》:"悲哉,秋之为气也!"以上两句是说作者自己一年四季只有悲惧而无乐趣。

50.丛蓍(shī):丛生的蓍草。蓍,草名,古代用这种草茎做占卜的工具。《史记·龟策列传》:"蓍生满百茎者,其下必有神龟守之,其上常有青云覆之。"

51.金精:《玉函方》载,古人把九月上寅日采的甘菊(现名杭菊)叫金精。

52.枣酸梨酢(zuò):即酸枣醋梨。酢,古"醋"字。

53.桃榹(sì)李薁(yù):即榹桃薁李。榹桃,山桃。薁李,山李。

54.狂花:到处乱飞的花。

55.野人之家:野人,乡野之人,农夫。《高士传》:"汉滨老父者,不知何许人也。汉桓帝延熹中,幸竟陵,过云梦,临沔水,百姓莫不观者,有老父独耕不辍。尚书郎南阳张温异之,使问曰:'人皆来观,老父独不辍,何也?'老父笑而不答。温下道百步,自与言,老父曰:'我野人也,不达斯语。'"

56.愚人之谷:《说苑·政理》:"齐桓公出猎,逐鹿而走入山谷之中,见一老公而问之,曰:'是为何谷?'对曰:'为愚公之谷。'桓公曰:'何故?'对曰:'以臣名之。'"以上两句是说自己过着隐居的生活。

57.偃息:休息。

58.抽簪(zān):抽下连系冠发的簪子,散发无束。这里喻弃官不仕。古时做官的人须束发整冠,用簪连冠于发,故称隐退为"抽簪"。钟会遗荣赋》:"散发抽簪,永纵一壑。"

59.虽有门而长闭:用陶渊明《归去来兮辞》"门虽设而常关"句意。

60.实无水而恒沉:语出《庄子·则阳》:"方且与世违,而心不屑与之俱,是陆沉者也。"无水而沉,叫陆沉,比喻隐居。以上二句表示作者愿过隐居生活。

61.负锄:扛锄,代指农夫。相识:互相交谈。皇甫谧《高士传》:"林类者,魏人也。年且百岁。底春披裘,拾遗穗于故畦,并歌并进。孔子适卫,望之于野,顾谓弟子曰:'彼叟可与言者'。"

62.五月披裘见寻:皇甫谧《高士传》:"披裘公者,吴人也。延陵季子出游,见道中有遗金,顾彼裘公曰:'取彼金。'公投镰嗔目拂手而言曰:'何子处之高而视人之卑?五月披裘而负薪,岂取金者哉!'"以上两句意为自己所交往相识的人都是农人与有道贫士。

63.问葛洪之药性,访京房之卜林:葛洪,晋丹阳句容人(今属江苏),练神仙医术,有《金匮药方》一百卷,《肘后要急方》四卷传世。京房:字君明,汉顿丘(今河南浚县西)人。这两句是说自己闲暇时可以访医问卜。

64.草无忘忧之意,花无长乐之心:忘忧,指忘忧草,又名萱草,古代医书上说,吃了萱草可以解除忧愤。长乐,指长乐花,又名紫华。这两句讲自己视园中花草而舍忧。崔豹《古今注》:"欲忘人之忧,则赠以丹棘丹棘一名忘忧草,使人忘其忧愁也。"傅玄《紫华赋序》:"紫华,一名长乐花。"

65.鸟何事而逐酒:《庄子·至乐》:"昔者海鸟止于鲁郊,鲁侯御而觞之于庙,奏九韶以为乐,具太牢以为膳。鸟乃眩视忧悲,不敢食一脔,不敢饮一杯,三日而死。"

66.鱼何情而听琴:《韩诗外传》:"昔伯牙鼓琴而渊鱼出听。"以上两句是说,自己如栖林的飞鸟、潜渊的游鱼,今失其故性,终无欢乐,表明难忘故国。

67.寒暑异令:指南方与北方的气候不同而季节时令相异。

68.乖违德性:乖与违同义,相反冲突。德与性同义,指本性。

69.崔骃(yīn)以不乐损年,吴质以长愁养病:崔骃:东汉车骑将军窦宪擅权骄恣,其主簿崔骃数谏之。宪不能容,使出为长岑长。骃不愿去远处作地方官,遂不赴任,忧郁而死。吴质:曹丕的好友。建安二十二年(217年),魏大疫,诸人多死。太子与质书,质报之曰:"质已四十二矣,白发生鬓,所虑日深,实不复若平日之时也。但欲保身勅行,不蹈有过之地,以为知己之累耳。游宴之欢,难可再遇,盛年一过,实不可追。"这两句是说,自己如崔、吴一样失意,故抑郁多病。

70.镇宅神以薶石:宅神,住宅里的鬼怪。薶(mái)石:古人迷信,在住宅四周埋下石头以镇宅驱邪。薶,同"埋"。《荆楚岁时记》:"十二月暮日,掘宅四角,各埋一大石以镇宅。"

71.厌山精而照镜:山精,山中的妖精。照镜:《抱朴子》:"万物之老者,其精悉能假托人形,以眩惑人目而尝试人,唯不能于镜中易其真形耳,是以古之入山道士皆以明镜九寸已上悬于背后,则老魅不敢近人。"

72.屡动庄舄(xì)之吟:据《史记·陈轸传》载:战国时越国人庄舄,在楚国做官,病中思念家乡,犹发出越国的语音。

73.几行魏颗之命:《左传·宣公十五年》记载:大夫魏武子有一宠妾无子嗣,武子生病时,命魏颗把这宠妾嫁人;武子临终时,又曾嘱魏颗把他(武子)的爱妾杀了殉葬。武子死后,魏颗把那宠妾嫁人了,说临终时神智错乱,按照他(武子)清醒时说的做。以上两句是说自己在北方因思念家乡,几至于神志错乱。

74.蓬头王霸之子:《后汉书·列女传》载,王霸,东汉太原人,隐士。起初他和令狐子伯友好,后来子伯做了楚相,就让其子给王霸送信。子伯之子车马随从,仪容文雅。王霸之子从田里耕作回来,见到令狐子,很惭愧。王霸也因儿子不懂礼貌、不修边幅而惭愧地久卧不起。其妻责以应保持高节,不慕荣利。霸笑而起。蓬头,头发蓬松散乱。

75.椎髻(jì)梁鸿之妻:梁鸿,字伯鸾,东汉扶风人。家贫博学。其妻孟光初嫁时,盛容华服,梁鸿七日不理。孟光改为椎髻,穿布衣,梁鸿才与之和好。见《后汉书·逸民传》。以上两句是说自己妻儿虽不显贵,但亦有闲适的乐趣。

76.燋(jiāo)麦:陈燋的麦子。燋,同"焦"。

77.畦(qí):田园中分成的小区。刘熙孟子注》:"今俗以五十亩为大畦。"

78.骚骚:形容风声。张衡《思玄赋》:"寒风凄其永至兮,拂穹岫之骚骚。"

79.惨惨:黯淡无光。庾信伤心赋》:"天惨惨而无色,云苍苍而正寒。"

80.聚空仓而雀噪:空仓里的麻雀因饥饿而鸣噪。聚,聚集。空仓:晋苏伯玉妻盘中诗》:"空仓鹊,常苦饥。"

81.惊懒妇而蝉嘶:古代谚语"促织鸣,懒妇惊",后来或用懒妇称蟋蟀。崔豹《古今注》:"蟋蟀,一名吟蛩。秋初生,得寒则鸣。一云济南呼为懒妇。"以上二句描写自己生活贫困之状。

82.昔草滥于吹嘘:草滥,说以草莽之夫而滥居列位。吹嘘,即吹竽。用南郭处士滥竽充数事。

83.籍文言之庆余:凭借皇恩而泽及子孙。《易·乾卦·文言》:"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这两句说自己仕梁凭借先世之德,很受重用,生活优越。

84.门有通德:指祖父庾易为齐征士,不就,如汉之郑玄。《后汉书·郑玄传》:郑玄,字康成,北海高密人,学问渊博,汉灵帝时,屡征不就。北海相孔融深敬之,为玄立一乡曰郑公乡,门曰通德门。

85.家承赐书:汉代班嗣、班彪兄弟二人,甚友爱,学识渊博,皇帝曾赐给他们书籍。这里是说作者的伯父庾於陵、父亲庾肩吾彼此也很友爱,有学识,和班嗣、班彪相似。

86.玄武:宫阙名,在汉代未央宫前。观:指宫阙,一说玄武观,指南朝玄武湖中的亭观。《三辅旧事》:"未央宫北有玄武阙。"

87.参:参加。凤凰:汉代建章宫殿名。墟:处所。这里作者说自己曾经陪侍和参加皇帝的游宴。

88.观受厘(xī)于宣室:受厘,古代礼节,祭祀之后要把祭余的内献给皇帝,向他贺喜祝福。皇帝接受这种祝贺,叫做受嫠。厘,祭祀用后的肉。宣室,古代宫殿名,是未央宫前的正室。这里是用汉文帝于宣室召见贾谊的故事。

89.赋长杨于直庐:长杨,汉代宫殿名。扬雄曾作《长杨赋》。直庐,旧时侍臣值宿之处。

90.山崩川竭:《史记·周本纪》:"山崩川竭,亡国之征也。"这指梁武帝太清二年(548年)侯景之乱。

91.冰碎瓦裂:言国家遭乱以后残破不全。

92.大盗潜移:指建业遭侯景叛乱,梁元帝迁都江陵。大盗,指侯景。

93.长离永灭:指梁武帝子孙不能复兴。长离,星宿名。

94.摧直辔(pèi)于三危,碎平途于九折:摧,折断。辔:马缰绳。三危:山名,一说在雍州西南境,有三山峰,高耸甚危。九折:坂名,在四川荥经县西邛崃山,山路曲折多险。这两句说,在梁朝败亡过程中,自己经历重重艰险。

95.荆轲有寒水之悲:燕太子丹易水上给荆轲饯行,荆轲歌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96.苏武有秋风之别:苏武出使匈奴,不畏逼诱,二十年不降。时李陵已降匈奴,苏武临归时,李陵赠诗曰:"欲因晨风发,送子以贱躯。"以上两句说自己出使被留离,为形势所迫。

97.关山:古乐府有《关山月》曲。《乐府解题》说:"关山月,伤离别也。"

98.陇水:古乐府《陇头歌辞》有"遥望秦川,肝肠断绝"之句。以上两句说自己在西魏时的乡关之思。

99.龟言此地之寒:前秦时苻坚得一大龟,后来龟死,有人梦龟言"我将归江南,不遇,死于秦。"作者用来比喻自己欲归江南而不能。

100.鹤讶今年之雪:传说西晋太康二年(281年)冬天,天气特别寒冷,有人听到两只白鹤在桥下说:"今兹寒不减尧崩年也。"在此隐喻梁元帝后来被杀之事。

101.百龄:百岁,指人的一生。倏(shū)忽:形容时间短暂。

102.光华:年华,岁月。一作"精华",指人的少壮时代。已晚,指到了暮年。

103.不雪雁门之踦(qī):汉代段会宗曾任雁门郡守,犯法被免职。后来复为都护,他的朋友谷永写信警告他说:你这次不要想立奇功,只要不出毛病,也就足以遮盖雁门那一次失败了。雪:洗刷。跨:不偶、失败。

104.先念鸿陆之远:《易经·渐卦》:"鸿渐于陆,夫征不复。"这里比喻自己到北朝被留不归。

105.非淮海兮可变:春秋时赵简子说:"雀入于海为蛤,雉入于淮为蜃,鼋鼍鱼鳖莫不能化,唯人不能,哀哉!"

106.非金丹兮能转:金丹,古代方士炼金石为丹药,认为服之可以长生不老。转,丹在炼炉内转动变化。《抱朴子·金丹篇》:"九转之丹,服之三日得仙。"这里说,自己的命运不容易改变。

107.不暴骨于龙门:《太平广记》引《三秦记》:"龙门山,在河东界。凿山断门阔一里余。黄河自中流下,两岸不通车马……每岁季春,有黄鲤鱼,自海及诸川,争来赴之。一岁中,登龙门者,不过七十二。初登龙门,即有云雨随之,天火自后烧其尾,乃化为龙矣。"而清张澍辑《三秦记》云:"江海大鱼薄集龙门下,数千,不得上。上则为龙,不上者鱼,故云曝腮龙门。"所述略有不同。此句喻作者当年在时乱中侥幸逃生。

108.终低头于马坂:《战国策·楚策》:"夫骥之齿至矣,服盐车而上太行。蹄申膝折,尾湛肘溃,漉汁洒地,白汗交流,中阪迁延,负辕不能上。伯乐遭之。下车攀而哭之,解聍衣以幂之。骥于是侥而喷,仰而鸣,声达于天,若出金石声者,何也?彼见伯乐之知己也。"此句作者形容自己像老马一样,只能低头为人服役。

109.谅:信,诚然。天造:指"天道"。昧昧:不明,昏暗的样子。

110.生民:人民。浑浑:糊糊涂涂的样子。这里说天道不明,世人可悲。

折叠白话译文

在一枝树权上,巢父就获得了安家的处所;在一把葫芦里,壶公就找到了容身的地方。何况管宁的粗劣床榻,破成洞也还可以坐;嵇康的打铁炉边,既暖和又可以安眠。为什么一定要高阁重楼,像是南阳樊重的宅第;画栋雕窗,像是西汉王根的王府?我只有几亩大的一处房舍,在这里听不到车马的喧嚣,权且用来随俗度日,遮挡风雨严寒。我的住所即使靠近集市,也不会像晏婴那样追逐需求的便利;即使坐落在京城,也只希望像潘岳那样享受闲居的安乐。再说黄鹤自警是为了逃离人们的危害,决不会自愿去乘坐华贵的马车;爰居迁徙是为了回避海上的灾害,并不是想要谋求人们的祭拜。在流寓生活中,如能像陆机兄弟有个栖身之地,像韩伯舅甥不计利害得失,那么就算是蜗角蚊睫一般的狭小空间,我觉得已经足够安居乐业的了。

于是我从官场逃出来,在小园中自得其乐。正当新桐发芽,清露晨流,柳枝摇曳,惠风和畅的季节。在园中弹弹琴,读读书,也是让人惬意的。园中有棠梨、酸枣树,但没有楼台馆阁。斜着看有八九丈长,横着看有几十步宽。园中栽有两三行榆树柳树,又有百余棵梨树桃树。拨开茂密的枝条才能见到窗子,横竖走去都可以成为道路。鸣蝉有密叶遮蔽而不受惊扰,野雉不必担心罗网陷阱而自由自在。青草和绿树混为一片,长短枝桠交互伸展。有山不过像一筐土堆成,有水不过是个小土坑。水下的龟鳖因为地盘小不得不窝连着窝,孵雏的鸟鹊也因为可作巢的树少不得不巢叠着巢。园中的草地上拥挤着串串的果实,架上的葫芦累累沉重而拉长了脖颈。园子里可以找到充饥的食物,也可以嬉游歇息。有几间高矮不一的房屋,草做的屋顶已经透风漏雨。屋檐低矮得碰到帽子,门框狭窄得侧身碰到眉毛。帐幔朴素引不来白鹤,床榻陈旧垫脚的只能是神龟。鸟儿幽闲自得,随意鸣啼;花儿自开自落,四季随心。唯独我心如历陵久枯的大树,发如睢阳待染的一团素丝。虽然不是夏日,也有所畏惧;虽然不见秋风,也有所悲伤。

园中有一寸二寸的小鱼,有三竿两竿翠竹。云气覆荫着丛生的蓍草,金精滋养着秋天的菊花。酸枣酸梨,山桃山李,枯叶布满床头,落花堆遍屋地。我称这里是山野人家,也就是齐国愚公的山谷。让我尝试一下隐居在园林,因为很久以来就曾向往退出官场的生活。园门虽有却常关闭着,我的心已经与外世隔绝。偶尔有些来往的,不是荷荼丈人那样的隐者,就是披裘公那样的高士。空闲的时间,我或是阅读葛洪的医书,或是研究京房的卦辞。但是看到忘忧草不能使我忘忧,见到长乐花不能让我长乐。鸟儿不能饮酒而偏让它饮酒,鱼儿不愿听琴而偏让它听琴,究竟是为了什么而这样违背他们的本心呢?

再加上南北方气候寒热不同,我感到不能适应,肯定会因为抑郁不乐而折损寿命,因为长年愁苦而积成疾病。在住宅四角埋上大石以镇鬼怪,挂上明镜以照精灵。我如同庄舄一样因思乡而病倒,又如同魏颗的老父一般病到昏乱欲死。暮色笼罩了空荡荡的房屋,我看着全家老老少少,真感到对不起受苦的儿子,也对不起勤俭的妻子。家里只有两瓮麦子,一畦秋菜。风吹得大树不停地摇动,低沉的云层使天空变得一片昏暗。空空的粮仓上聚集着吵闹的麻雀,懒妇们的耳边响起了秋蝉的悲鸣。

当年我托先辈的福荫,在梁朝的宫廷里滥竽充数。我的祖父可以和建有通德门的郑玄媲美,我的父亲和伯父也和读过王室赐书的班嗣、班彪同样博学。我有时在玄武阙陪坐,有时到凤凰殿听讲。曾经像贾谊在宣室受到召见,又曾像扬雄待命赋写诗文。

不料山崩地裂,河流枯竭,冰消雪散,石碎瓦解,大盗侯景篡权作乱,江南故国陷于灭顶之灾。我回国的平坦大道一下子就被摧毁,变得像三危山、九折坂一样的艰险难行。如同燕太子为荆轲在易水饯行,又如同李陵在匈奴为苏武送别,我从此有去无回,只能长留在异国他乡。关中的山川风月使我满怀凄怆,陇头流水一类的歌曲更让人痛彻肝肠。这里严寒多雪,完全不同于故国江南。人的一生很快要过去了,我已开始进入晚年。虽然不想洗雪以往遭遇的不幸,但还是丢不开南归故乡这个意念。可怜我既不能像雀雉入淮海而发生变化,又不能像金丹在土釜中一连九转。我如果无法如愿回到南方,最后也只好在北朝忍辱负重地活下去了。看来昏暗的天意就是这样的,对纷乱的人生我只有叹息而已。

折叠编辑本段创作背景

庾信于梁元帝承圣三年(554),奉命使北,未终使命,西魏大军进犯江陵。江陵陷落后,元帝遇害,十万臣民被掠至长安。庾信羁留长安,被迫仕于西魏、北周。从此,他再也没有回到南方去,而是"移住华阴下,终为关外人"了。在北朝他度过了二十六个年头,虽位望通显,但对于屈仕魏、周,他常感面惭耳热,为臣不忠,为子不孝。一方面怀着仕北的惭耻,另方面又对其愿隐居而不可得,表示极大的遗憾。故写《小园赋》以寄慨,以乡关之思,发为哀怨之辞。

折叠编辑本段作品鉴赏

折叠文学赏析

全赋可分六段。首段写自己本无情于禄仕,不求华堂大厦,但求一席之地足以容身。此段用对比的方法并借用历史典故以明心迹。他愿像巢父那样,夏则居巢,冬则穴处;像壶公那样,夜间在壶中存身;像管宁与嵇康那样,将藜床坐穿,将锻灶兼作暖炕使用,以简居自安。至于像东汉时代南阳人樊重,庐舍豪华,门闼洞开,重堂高阁,广厦相连;西汉的曲阳侯王根,家中赤墀青琐,与皇宫相似。作者并不希望有樊重、王根那种豪华的宅第。有了上文的对比与抉择,下文将笔一转,自然地过渡到自己理想中的小园生活:"数亩敝庐,寂寞人外,聊以拟伏腊,聊以避风霜",虽居近市井,结庐人境,但不求朝夕得居市之利,惟求闲适之乐。作者又用"黄鹤戒露"比喻自己处境险恶,企图以隐居而求远祸自全。以鹤的无意乘轩和爰居本为避海风而来,没想到国人以钟鼓祭之,表示自己本无意做官,而今却冠冕加身了。看来还是弃官归隐,求得"亲戚共一处,子孙还相保"(陶渊明《杂诗》)为好。巢林之鸟,不过栖于一枝,哪怕自己的敝庐小如蜗角蚊睫,可以容身足矣,别无他求。

第二段回笔再写他理想中的小园风光。园子虽小,犹得"欹侧八九丈,纵横数十步,榆柳两三行,梨桃百馀树"。居室虽如窟室如凿坯。但可以领略"桐间露落,柳下风来"的逸趣,可以读书弹琴于其问。园中有繁茂的花草树木为伴,有无忧无虑的鸟儿为侣。但是这些想像中的乐趣又没有能够得到。自己如今头发已白,年貌俱衰,形如枯木,心同死灰,内心笼罩着畏惧与忧愁,并无乐趣可言。

第三段再写小园景物,其中有池鱼、修竹,花草丛生,果树繁多,以至落叶狂花,纷飞乱舞。如野人之家,愚公之谷,"虽有门而长闭,实无水而恒沉",相识与见寻者都是隐士或学者。但是这种生活又何尝能得到。如今旅居长安,花草虽多,但起不到忘忧长乐的作用。自己本愿像飞鸟与游鱼一样,栖于深林,潜于重渊,如今却屈仕魏、周,失其故性,真是"望云惭高鸟,临水愧游鱼"(陶渊明《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作》),以至触景皆是痛苦。

第四段先以吴质和崔骃的不得志喻己,复以庄舄的病中作越吟,喻己之恒念故国梁朝。以下数句,喻己提携老幼,关河累年,处境困难,事不如意,不免屡动乡关之思,作穷愁之吟。

第五段以倒叙之法,插入往事的回忆。言昔日在梁时,父子在东宫,出入宫廷,恩宠无比,如贾谊之应召宣室,扬雄之作赋《长杨》。

最后一段,由回忆承平之际的梁朝,转笔写梁末的动乱。《赋》中所写的"山崩川竭"的一次大动乱,指太清二年(548)的侯景之乱。此乱打破了"五十年来,江表无事"的局面,自此以后,庾信流离失所,屡遭挫折。荆轲、苏武之事,喻己聘于西魏,被留长安。仰望关山,清风明月亦含凄怆之色,听胡笳而落泪,闻流水而断肠。"龟言"句,喻己不愿老死长安。"鹤讶"句,指梁元帝遇害之年(承圣三年,即555年)。"百龄兮倏忽"以下数句,言壮年遭逢世乱,流离而成暮齿,命运不济,注定不能返回故土,屈节仕北,其局已定,此辱难洗,天道昧昧,一切都是多么渺茫。

庾信的这篇作品极富南朝赋文注重藻饰、偏于用典的特点,把自己当时的心境刻画得绘声绘色。庾信以生花妙笔,穷形尽相地刻画了房子的内外环境。又写到了自己与乡间父老学农种菜、执竿钓鱼的闲居之乐,表达了自己视富贵如浮云的高洁操守。在《小园赋》的篇末,作者以审视的目光,回顾了此前随伺于王室左右吟风弄月的繁华生涯,进而对那种醉生梦死、浮泛空虚的岁月予以了无情的嘲讽;同时也对旋踵而至的战争灾难进行了深刻的揭示。在他看来,"荆轲有寒水之悲,苏武有秋风之别。关山则风月凄怆,陇水则肝肠断绝"。却都没有比让老百姓过安稳日子更令人欣慰,由此将批判的锋芒直接指向以湘东王萧绎为代表的武装集团。

庾信六十七岁以疾去职,六十九岁辞世,一生未曾隐居。此赋所写的小园光景,实为虚拟想像中的境界,莫作真实的赋景读。从谋篇看,前半篇俱从小园落想,后半篇以乡关之思,发为哀怨之辞。写景言情,几乎全借重典故。琐陈缕述,反复申说,悲感淋漓,体现庾信坎凛咏怀,穷途一恸的心情。

折叠名家点评

清代许梿《六朝文絮笺注》说:"骈语至兰成,所谓采不滞骨,隽而弥絜,馀子只蝇鸣蚓窍耳。"又说:"此赋(《小园赋》)前半俱从小园落想,后半以乡关之思为哀怨之词。近人模拟是题,一味写景赋物,失之远已!"

清代倪璠在此赋(《小园赋》)题下注曰:"伤其屈体魏、周,愿为隐居而不可得也。其文既异潘岳之《闲居》,亦非仲长之乐志,以乡关之思,发为哀怨之辞者也。"

霍旭东等主编的《历代辞赋鉴赏辞典》:"《小园赋》是庾信后期赋作的佳构,他用汉代大赋的铺陈之法,精细地刻划小园景物,不过这个小园实际上并不存在。它只是庾信心造的泡影、理想的天国,其中的一切赋景,皆出于虚拟。他笔下的小园是那样的简朴、宁静、恬淡,又是那样的具体,简直有画工之妙。后半篇以乡关之思转为哀怨之辞,其内心的痛苦表现得相当深刻。后半篇看似与《小园赋》无关,实际上两者有密切的关系,正因为作者有坎坷的遭遇,他才乞灵老、庄,企图在精神上求的解脱,幻想有一个躲避人世风雨的世外桃园。……'虚述人外'与真实的感情交织在一起,正是该赋思想内容与艺术表现上的一大特色。"

许逸民译注《古代文史名著选译丛书 庚信诗文选译(修订版)》:庾信赋以《哀江南赋》为冠,本篇(《小园赋》)为亚。

折叠编辑本段作者简介

庾信(513~581),字子山,小子兰成 ,祖籍南阳新野(今河南新野),梁代诗人庾肩吾之子,南北朝时期文学家、辞赋家、诗人。

庾信早年出仕于南朝,在梁写"宫体诗";入北朝后,生活、思想发生变化,诗歌由冶艳而入刚劲苍凉,风格为之一新。他是南北朝最后一位优秀作家。把南方诗歌的声律技巧传至北方,又摒弃了浮艳文风,吸取北方刚健精神,体现了南北合流趋势。对后世的各种诗体,如律诗、绝句、七古等的发展有重要贡献。

今存庾信诗320多首、文160多篇。代表作有《拟咏怀》27首与《哀江南赋》、《枯树赋》等骈赋,皆收录于《庾子山集》二十卷流传于世。

词条标签: 古文 庾信 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